特首李家超宣布由1月30日起展開《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公眾諮詢。資料圖片

文:香港新方向

國家是由人民、領土、主權、政權等基本要素組成的政治共同體,這些基本要素的完整和安全,構成了一個國家乃至所有國民生存與發展的基本前提。所以實在很難想像,例如針對叛國、叛亂、竊取國家機密、境外干預等行為的這類罪行,竟然在一個主權國家內部,多年來沒有進行立法、沒有填補空白、也沒有設立防範。即使不提高大上的法律用語「憲制責任」,從常識來講,都沒有任何理由再繼續任由這一關鍵缺失在香港持續下去。因此,香港新方向全力支持特區政府在2024年1月30日正式啟動《基本法》第23條本地立法程式。

《基本法》第23條的重要性

香港回歸祖國以來,《基本法》一直是本港憲制秩序的根基。《基本法》第23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有責任自行立法,以防止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立法不僅是一項法律義務,更深層地體現了香港與中央政府之間的信任與合作。透過立法,香港不僅能夠展示其對國家整體安全的承諾,也能夠保障自身的繁榮穩定。

安全法治與營商環境

對於一個以服務業為主導的經濟體,法治和社會穩定性至關重要。立法越及時,對聚集資源謀求經濟發展越有利。在當前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增加的大環境下,一個穩定、安全而具確定性的營商環境和透明穩健的法律體系,對於吸引投資、保持國際競爭力、提升信心,從而推動經濟長遠增長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針對極少數犯罪分子

立法的初衷從不是針對大多數市民,而是嚴懲那些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分子。在維護國家安全機制缺位的2019年,全港市民曾經親身經歷社會如何一步步陷入混亂甚至絕境。完善相關的立法和機制,能夠保障絕大多數守法市民的權益,並為他們提供一個更加安全和穩定的生活與工作環境。

國際經驗

包括西方富裕國家在內的絕大多數國家,如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和澳洲等,均制定了嚴格的國家安全法,建立了相關決策和執行機構。在美國,至少有21部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的法律,英國亦有最少14部,亞洲國家如新加坡也有最少6部相關法律。並且近年來,各國均因應形式,不斷調整和更新和國家安全相關的法律。例如英國的《2021年國家安全和投資法》(NationalSecurityand Investment Act 2021)及《2023國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Act2023),新加坡的《2021年防止外來干預(對應措施)法》(Foreign Interference (Countermeasures) Act 2021),包括最近加拿大亦正在進行公眾諮詢,計畫修訂《刑事法典》(Criminal Code)、《資訊安全法》(Security of Information Act)、《加拿大證據法》(Canada Evidence Act)及《加拿大安全情報局法》(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 Act)等相關法律以應對境外干預的風險及強化執法能力。由此可見,為國家安全立法是一個現代國家對抗威脅、保護國民的通常做法。某些境外政客對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立法工作進行肆意攻擊,正暴露了他們的僞善和雙重標準。

凝聚共識

社會動盪過後,香港人心思定,對《基本法》第23條本地立法的必要性及急迫性有廣泛共識,立法已具條件。政府應鼓勵公眾廣泛參與到立法討論中來,表達看法和建議。對於好的意見,政府應該積極吸納;對於因疑惑引起的誤解,政府應耐心解說;對於刻意抹黑製造對立,政府應堅決駁斥。香港新方向在立法機關的代表定將不負所託,履行憲制職責,認真細緻的在立法過程中協助政府查漏補缺,對國家負責、對港人負責;新方向在區議會的代表也將配合特區政府在立法過程中進行全方位的溝通,在社區向市民、傳媒及各界持份者進行詳細解釋,清晰闡述立法的目的、必要性、對香港長遠發展帶來的好處和一旦拖延立法的潛在風險。 

《基本法》第23條立法是大勢所趨,需要通過廣泛溝通和認真審議確保立法質量。展望未來,我們期待香港在完成立法後能夠輕裝上陣,以更安全、更穩定、更開放、更包容的面貌,集中精力吸引投資和改革發展,正如中央港澳辦夏寶龍主任在全國港澳研究會成立十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致辭所說,「讓越來越多的外來投資者在香港這塊福地安心投資創業,成就新夢想、創造新傳奇」。

作者為政黨香港新方向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 | 周琋瑜

編輯 | 周琋瑜

編輯推薦

正生會稱書院非「執笠」 政府指若保證戶口解凍後資金用途警方願配合

黃大仙昨晚電纜故障多處一度停電 關愛隊及區議員上門安撫居民提供物資

以巴衝突|布林肯指哈馬斯對停火提案部分意見「不可行」 哈稱未提新想法

俄羅斯四艘軍艦訪問古巴哈瓦那 美軍密切跟蹤監視

美聯儲維持利率不變 官員預計年內最多降息一次